分类

生活 (364) 心情 (330) 世界 (281) 设计 (196) 照片 (195) 音乐 (186) 电影 (125) 艺术 (76) 其它 (71) 飞机 (63) 油新 (57) 汽车 (38) 电视 (37) 好嘢 (36) 饮食 (19) 画画 (15) 推荐 (12) 想法 (11) 短片 (3)

星期五, 3月 28, 2014

Lamborghini 們。經典們。瘋子們。

今天如果看到外型比較怪的車,大多是因為它們的構造比我們普通人家的車不一樣。

我們普通人要修車,要往車頭走,打開車頭蓋;那些車,要往車後走,因為,它們的引擎,是裝在座位之後的。

引擎裝在後面的又分成兩種:在後座和後輪之間的,叫『中置引擎』;在後輪之後的,叫『後置引擎』。

後置引擎這構造,因為實在太特別,今天就只剩下 Porsche 能好好地利用並發揮它的長處(或者說把它的短處變為長處,厲害吧),所以今天就只有 Porsche 911 在使用後置引擎。

中置引擎,因為把全車的重心集中在車的中間,使車重分配均勻,有利於操控,所以這物理上的優點很適用在跑車身上。前面所說的『外型比較怪的車』,就是屬於這種車。

上世紀六十年代之前,這種設計只用在賽車上。當時的 Lamborghini 還沒有發瘋,可是公司裡有三個快發瘋的工程師,他們不顧老闆 Lamborghini 先生的反對,偷偷地在晚上躲起來發展『能在普通馬路上正常行走的中置引擎汽車』,後來發表這款叫 Miura 的劃時代汽車,從此,Lamborghini 就瘋了。

×××××××××××××××

Miura





×××××××××××××××

Countach 原本長這樣…


… 後來變這樣





×××××××××××××××

Diablo





×××××××××××××××

Murcielago




×××××××××××××××

Aventador





星期五, 2月 21, 2014

2014了!

抱歉,2014年開始了這麼久才回來跟大家見面…


星期二, 12月 24, 2013

星期日, 12月 15, 2013

無聊的 Minion

不好意思
這篇無聊文應該存在的地方在這裡:

這裡

祝你 閱讀愉快

星期三, 12月 04, 2013

安穩與滿足

有一個朋友,

在大學宿舍裡是活躍型、領導型的,

大學畢業後竟然繼續念到博士,才知道他也是學術型的;

平時為人隨和,或者說也算是一個沒爆點、穩打穩紮的男人,

比較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總能把任何話題轉換成黃色笑話;

當學生時多姿多彩的生活,畢業後出了社會當然是遜色很多,雖然嚴格來說念博士這份『工作』也不算真正踏入社會,

聰明、理性、穩重的他,學業、生活、工作、伴侶,看來也處理得安安順順、平平穩穩,

取得博士學位、娶得美嬌娘、求得理想工作、組織美滿家庭,看來規規矩矩、按步就班、滿滿足足。


今天,

他荒廢已久的部落格忽然出現新文章,

引用了什麼金魚在魚缸裡喝大便水的寓言,最後還說想幹點有衝勁的事。


原來,

那麼安穩的人,還是不滿足的。


很好奇想知道,朋友,你想幹什麼?

星期二, 12月 03, 2013

一場飯局

飯桌上,

書局的人說著他們書局開拓了哪些哪些新方向;

大使館的人說著雖然他們大使館的建築物看起來很嚇人,可是他們是很和藹可親的,還有大使館裡的餐廳很噁心,他們通常去隔壁的某國最高專員署或某某國最高專員署那裡吃飯;

大學的人說著他們已買了一塊地發展新校舍;

某某某國文化協會說著他們近期舉辦的電影節;

美術館的人說著他在他們舉辦的電影放映會上碰到的舉止怪異的電影發燒友。

我在說什麼呢?

我在針對這些話題和其它零零碎碎的話題作出反應和表達意見。

這是一個怎樣的飯局?


星期一, 12月 02, 2013

爸媽不在家/金馬獎/新加坡電影

很少在這裡寫東西,其實真的不知道怎麼寫了。

不過能挑起我想寫些東西的動力,就是最近最夯的電影:《爸媽不在家》。

不過在進入正題之前,我想講下我(們)是如何的大細超。

其實這部電影,還有它的導演,和演員,都已經在世界各地的電影活動上像機關槍掃射那樣 lap 了很多獎。當然最高級的就是法國的坎城,然後在什麼印度、蒙古、俄羅斯…… 多到數不清了。

不過來到金馬獎,就感覺特別不一樣,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不知道為什麼』是:心裡就是覺得金馬獎很高級,可是腦袋卻一直提醒自己要『平等對待』每個影展/獎項。

做麼講到好像自己得獎那樣。『你沒有得獎。OK?幾時輪到你。』

就是說,為什麼這部電影,這部自己很喜歡的電影,得了金馬獎,就感覺特別高興,感覺它特別厲害,甚至比得坎城影展的金攝影機獎更高興更厲害?一部大部分講華語的電影,在那些『異國』的影展上,和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不同語言的電影競爭然後得獎,不是更厲害麼?

腦袋講到這裡,怎麼心裡還是覺得:得金馬獎比較厲害、比較高興?

世界各個影展是有等級之分的是嗎?我們活在現實的社會,所以我相信是有的。OK 其實我的心裡也知道坎城是很『高級』的,不過其實也是媒體告訴我的,是媒體為我(們)塑造出『坎城很高級』的形象的。它很高級,一個什麼印度的什麼影展就沒有那麼高級,就姑且接受這個現實吧。至於為什麼這個它比較高級,另一個它沒那麼高級,相信無法得知吧,『你又不在電影圈。發夢吧。』

(忽然發現我不自覺地採用了高行健的寫作手法,就是『我』『你』混在一起,表達一種自我的區隔,和對自我的審視。)

(發夢啦你。)

OK 進入正題。其實我想講的是,在得了金馬獎之後,大細超的我(們)當然會很直接地接收到來自台灣和其它華語地區的媒體的報導訊息。我對一個詞特別有意見:『新加坡電影』。

其實這個名詞沒有問題。對呀《爸媽不在家》的導演是新加坡人,製作人是新加坡人,資金是來自新加坡的機構,演員大部分來自新加坡,拍攝地點也在新加坡,所以它是『新加坡電影』。

我想,我有意見的是這些媒體在採用這個名詞的時候的用途吧。它們說什麼這議題在台灣也很普遍,為什麼台灣電影沒拍,卻讓『新加坡電影』拍出來了…… 還有什麼這是一部很不一樣的『新加坡電影』…… 等等的。

其實這不是那些媒體的『錯』吧,可能是『旁觀者清』吧。

不過,我還是想說: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新加坡電影』。

我自己定義的『什麼什麼地方電影』應該是這樣的:在這個什麼什麼地方,一個最普通的民眾,會閒來無事,走到電影院,買票看一部這個地方出品的電影;或者,在這個什麼什麼地方,一部這個地方出品的電影要上映了,大家都很習慣地說,『欸,去看咯。』,然後很平常地討論、喜歡、討厭,或忽略它,然後下一部這個地方出品的電影要上映了,又是一樣的情況……

我認為,這樣的電影,才叫『什麼什麼地方電影』。在新加坡,這種情況沒有發生。在新加坡,那部名字叫什麼地心引力的電影上映時,有這樣的情況;那些蝙蝠俠的電影上映時,有這樣的情況;甚至最近那部什麼很餓的遊戲,也有這樣的情況。這些都不是『新加坡電影』。

其實,我在鑽牛角尖吧?吹毛求疵?雞蛋裡挑骨頭?無病呻吟?因為,我以上形容的那些情況,叫『電影業』吧?

不過我認為,在『什麼什麼地方電影』這種名詞裡,『業』字是自然存在在裡面的。沒辦法,我認為,電影發展到今天,是要這樣才叫做『電影』的。『電影』,是一個涵蓋製作、宣傳、電影院、媒體和觀眾的東西,是一個很大的東西。

以我這樣的定義,根本沒有所謂的『新加坡電影』。如果有,那就只有『梁智強電影』而已。

在新加坡,其它種類或形式的藝術創作都很蓬勃,大大小小散落在各處的美術館和畫廊展示著多少看得懂或看不懂的繪畫、攝影和裝置藝術;各種劇情、紀錄、抽象和概念式的長片和短片透過各個比賽、網路頻道和藝術展向社會大眾播放;表演藝術就更蓬勃了,雖說從外國來的戲劇、音樂劇和舞蹈演出的票房是比本地出品的好很多,不過本地的劇團一直不斷推出作品,新成立的劇團、樂隊、合唱團和舞蹈團不斷冒出來,表示市場還是能吸收這種數量的作品的;還有流行音樂,雖然作品少了本地特色,但也算叫得出幾個名字。

唯獨『電影』,和『新加坡』幾乎扯不上關係。好的作品,不是沒有,只是無法構成那個涵蓋製作、宣傳、電影院、媒體和觀眾的東西。很多作品,素質都很好,可是市場容不下它們。很多好作品一推出,藝術圈叫好,也呼籲大家支持,然後媒體稍微呼應一下,之後就沒了,導演和製作群又不知道到哪兒去了。這樣的市場,我認為,沒有所謂的『新加坡電影』。

這段時間裡,『新加坡電影』除了『梁智強電影』外,加上了《爸媽不在家》。以後呢?會有下一部嗎?